从 OPPO 到小天才手表,背后的教父段永平

在中国智能手表市场中有一个异类,占据着领域第一名的位置,连华为也把它当做目标(www.miLancL.com)。

“儿童手表还是小天才做得好,他们是步步高旗下的品牌。”

2019 年全年步步高位列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的第四位,前三名分别是小米、华为和苹果。尽管如此,在儿童手表领域,步步高的小天才儿童手表,仍然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。

在小天才的商城里,陈列着的产品覆盖了从百元到千元的全价位段,甚至售价高达 1500 元的旗舰款 Z6 销量也比一些售价更低的产品还多。

小天才广告

大部分青年人或许会对小天才的名字或许感到陌生,但对于孩子开始懂事的家长们来说,小天才儿童手表要么已经买了,要么正在被孩子要求买。“不管你在哪里,一个电话马上能找到你。”清晰易懂的广告语,加上魔性而熟悉的旋律,家长们很容易会被小天才儿童手表的广告所吸引。甚至有人因其前后两颗摄像头和翻转配置,将它与柯南的腕表相比拟。

2019 年 7 月小天才推出旗舰产品 Z6,首发之日一个小时内销售额便突破 1000 万元,儿童手表行业如此热闹的场景着实罕见。

小天才儿童手表的爆红,颇有一丝当年 OPPO 推出“充电 5 分钟 通话两小时”的味道,而如果追根溯源,你会发现无论是小天才还是 OPPO,背后都有同一个教父级别的人:段永平。

生意

对于多数人来说,段永平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。由于本人长年刻意保持低调,远离聚光灯,到今天段永平有一件事为人津津乐道,2006 年他用 62 万美元拍下了股神巴菲特的慈善午餐。

巴菲特与段永平

那一年段永平还带上了一个年轻人,一同向巴菲特取经。10 年以后,这位年轻人创立的电商公司,已经可以与阿里巴巴和京东分庭抗礼,并于 2018 年上市,而他本人在 40 岁时选择卸任公司 CEO 职务,远离一线业务。他就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。

黄峥的卸任一定程度上受到段永平的影响,因为段永平也是正值壮年 40 岁时退出步步高的日常管理工作,定居美国,陪伴家人,开始了“退休”的静谧生活。

尽管“退休”时间早,但段永平在过去 20 余年给中国商界留下的种种影响,至今都还在发酵。

出生于 1961 年的段永平,先后参加了两次高考,第二次才成功考上浙江大学无线电专业,毕业之后进入北京电子管厂,但做了三年之后,段永平决定跳出国企,并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计量经济学研究生,取得硕士学位。这在 80 年代已经是很高的学历水平。

一心想追随商业的段永平最终进入了中山市怡华集团下的“日华电子”工厂,由于其高学历、在北京电子管厂待过的经历和自身的能力,段永平被怡华集团老总提拔为了日华电子厂的厂长。段永平也就是从这里开始,踏上了此后“教父”地位的第一步。

上世纪 90 年代,段永平主要做了两件事。第一是将原本租用品牌的方式,转为自己做品牌:小霸王游戏机就是头一个,它是 80、90 后的童年回忆,当年小霸王的火爆程度不亚于今天的智能手机。“同是天下父母心,望子成龙小霸王”的广告语,相信能唤起不少人脑海中的回忆。

成龙代言小霸王

到 1994 年,小霸王的市场占有率和它的名字一样,是行业中的绝对霸主,其年产值已经达到了 4 亿元人民币。段永平依靠小霸王游戏机业务的迅猛发展,成功将公司扭亏为盈,但拐点也在此时出现。

次年段永平向集团提出了体制改革,遭到拒绝。于是带走公司六人组,另立门户——这便是此后家喻户晓的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。

步步高原本叫做“力高电子”,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年里,由于段永平与怡华集团总裁陈健仁约定不做同台竞争,他筹划着给公司取一个新名字。段永平用 5000 元奖金面向全国征名,最终他在一万多个候选中挑选了“步步高”,因为他认为这个名字朗朗上口,没有歧义,和“小霸王”有着同样的逻辑。

其实段永平在取名这件事上非常用心,除了小霸王和步步高,“小天才”依旧遵循着无歧义、易传播的逻辑。

确定新名字后段永平开始发力将步步高的产品推向市场,他于 1996 年底花重金 8000 多万元拿下中央电视台《天气预报》之后的广告时间段,并乘胜追击成为 1999 年和 2000 年的央视广告标王。一时间步步高的广告进入千家万户的眼帘,同时还发展了多条产品线,包括影音产品、通讯产品和学习机。

2001 年,段永平决定把步步高拆为三个板块,成立三家公司。其中两家便是陈明永负责的 OPPO 和沈炜负责的 vivo,金志江则在后来接任了步步高,并成为“小天才”之父。他们三位加上黄峥,被称为段永平的“四大门徒”。

到今天,小天才是儿童手表的第一名,OPPO 和 vivo 位列中国智能机市场前五名,前者还孵化出了一加手机和 realme 手机这样的年轻品牌。

本分

“本分”是段永平“退休”之后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。不仅是他本人,OPPO 的陈明永、vivo 的沈炜以及一加的刘作虎,都将“本分”奉为做生意的主旨,并贯彻为公司内部文化。一加手机曾推出的周边贴纸,还印有“BENFEN”的字样。

“本分”该如何理解?

段永平用一句话做了解释:“做对的事情,把事情做对。”

在他看来,“不做”的事相比“做”的事更重要。例如不赊账、不拖付货款、不晚发工资、不做不诚信的事情、不攻击竞争对手等等,而这些类似于企业“行为准则”的标准,你可以在段永平孵化出的公司里看到。

所谓在商言商,生意场上似乎只有金钱与业务才算得上谈判的筹码。但段永平坚持的“本分”让他做出过一些生意人无法理解的事情。

起初“小天才”品牌并非为段永平所有,而是 90 年代最有名的游戏机品牌之一。拥有一定的品牌美誉度,段永平开始想用 300 万买下小天才的品牌,但未成功。

段永平与网友互动

时过境迁,10 年之后小天才的拥有者缺钱了,开售出售一些手里的品牌。段永平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小天才品牌的所有者,原本计划用 300 万元的老价格买下来。但是出乎段永平的所料,对方主动开价 30 万元,最后顺利地拿下了“小天才”品牌。

不过当段永平知道对方是因为经济拮据才出售“小天才”,他决定将差价补齐,依旧打了 300 万元的款给对方。时至今日,段永平都还在称赞“小天才”的稀有度,并且感谢对方愿意将其转让。

“本分”的价值观深深地影响着段永平和他的门徒们。

OPPO 掌门人陈明永也在处处遵守着“本分”原则。OPPO 有着强大的渠道系统,因为陈明永在发展渠道时,就定下了规矩,赚钱要让零售商优先,其次是省级代理商,最后才是 OPPO 自己。

OPPO CEO 陈明永

于是在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的时代,便出现了一件大事。彼时由于市场转型过于迅速,大多数中国厂商准备不足,OPPO 亦是如此,其代理商囤积了 200 多万台的功能机库存,滞销甚至卖不出,同时上游供应商还有大量已经下单的物料需要付款,可它们已然无法继续制造相应的产品。

面对困境,陈明永找到供应商,说 OPPO 会照常付货款,这批货你们自己处理掉,我们不要了。OPPO 为此向支付了 7 亿元。表面看起来 OPPO 承受了巨额的亏损,但这却是 OPPO 后来拥有极强渠道优势的基础。

因为渠道商们都十分清楚一个基本道理,与 OPPO 合作不会吃亏。

神秘

自打退居幕后,段永平极少活跃在公众面前,连公开照片也很少,与大家交流的平台只在网易博客与雪球之间交错,球友们都称他为“大道”。

没有继续参与具体公司业务的段永平,开始研究起了股票。他在 2001 年网易股票仅有 0.8 美元的时候杀入场,后来在盈利超过 50 倍的时候抛售了大多数股票;同时段永平也一直在关注苹果股票,2015 年他曾表示用大部分海外财产投资了苹果公司,而近日苹果公司市值超过两万亿美元,激起了他与网友们讨论的热情。

甚至连他本人,还保持着对苹果产品的关注。2017 年苹果发布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iPhone X,段永平在发布后两个月拿到 iPhone X 体验。彼时他便认为“刘海不是问题,因为两边出现的是时间和信号及电池,不影响屏幕看东西”,“未来 VR 应用多起来之后,Face ID 的体验可能会完全不同”。

尽管有主动的交流界面,但段永平在众人曝光的信息仍然十分有限,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,他还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。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真正能排到胡润百富榜的第几位,而他所带出来的公司,大多也坚持没有上市。可有关于段永平的投资故事,依旧在流传。

主要参考资料:

1.砺石商业评论《OPPO成功背后的“本分主义”》

2.段永平雪球账号,大道无形我有型

3.段永平新浪博客,大道无形我有型

主营产品:气动球阀,气动蝶阀,气动执行器,气动调节阀